spn严重不足

原創渣寫手和漫畫渣作者,總之請多多關照。愛丁愛卡愛三米愛虎叔愛夏爾。

不明所以末世黑化卡。



Dean,我已经找不到兄弟姐妹的星辰了。

【Destiel 翻译】Let the Water Rise 任水上升 2

YTyuzhihan:

1


(2)




       当他们来到Castiel所住的旅馆后,一切都一如往常,就好像Castiel从没有一言不发地离开过Dean一样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Castiel背着一个Dean的包进了屋,Dean从浴室拿来了毛巾再丢给他。Castiel脱下大衣,用毛巾擦着脸。当他放下毛巾时他看见Dean正凝视着自己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Dean,”他轻声说道。而仅仅这一句他们就都明白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每到此时,他们的关系从不平等。Dean了解温柔的性爱,亲近的性爱,充满了笑容与欢乐的性爱,但与Castiel,这永远是不同的。Dean会不断地不断地索取,又同时希望自己能给Castiel的欲望带来足够的迎合,但他从不能确定。他也能感受到Castiel会一味接受他却从不回应。这真是既贪婪又自私,然而每到此时,这就是他所知道的一切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他用双手捧起Castiel的面庞,嘴唇吻向他的颈间,Castiel的手掌也正从他的衣服边缘往里伸去。Dean开始一颗颗解开Castiel衬衫上的纽扣,而他的手指在颤抖着。它们是这样的痛,这种痛楚每每都会在闪电来临的不久前开始,接着便是那该死的大雨。他把Castiel的衬衫从头顶拉下,雷声正震得窗玻璃微微作响。他试着解开自己的衣服纽扣,但他的手指做不到。他这该死的手指。它们始终颤抖着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Castiel看得出来。他碰了碰Dean颤抖的手指,而他又是如此的轻柔,让Dean几乎感觉不到。Dean就站在那里,然后Castiel开始一点点解开他的纽扣,噢,他是如此的小心; Dean的衣领由Castiel推下他的脖子,由此让他能够亲吻他的颈窝;窗户开始映上蓝色与黑色的光影,窗玻璃外一道闪电就这么爆裂着劈下,近得让Dean毛骨悚然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他想让Castiel停下。他想用手臂环住他,然后摇晃他。你感受到了吗?他想问Castiel,你有像我一样感受到那入骨的战栗吗?当我们在一起时,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?你怎么能离开这一切?


 


       但Dean从来都是个懦弱的胆小鬼。他的双手颤抖着,他的大腿打着颤,而当Castiel把他推在墙上,Dean却想着,要是我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了怎么办,要是只有和他在一起时我才会有这种感觉怎么办。Dean在害怕。他忍不住叫出了声,而闪电在同时劈下。外面有什么爆出了火星,随后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Dean感到了Castiel那颤抖的身体紧靠着他。头一次,Dean想知道Castiel是不是也在害怕。


 


-


 


       椅背上挂着Castiel的大衣,其它属于他的衣服便散落在潮湿的地毯上。Dean从床上坐起,双手垂在膝盖之间。他注视着雨水顺着Castiel的大衣滑下,再浸入那老旧的棕色地毯里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所以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他终于问起,“所有人都在讨论着奇迹啊,燃烧的灌木丛啊。还有人能听到从岩石、树林里传来的声音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是一个鬼魂。”Castiel说,“这不是什么普通的鬼魂。三个月前,有一位天使死在了那座山上,而现在便有人开始失踪了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Dean感到手上一阵颤动。暴雨已经开始减小散去,但远远地,他仍能看到那些隐约的光亮。他告诉自己它们不会再伤害到他了。它们不能再接近到他了。Dean依旧不能习惯暴雨天气,但Sam总是很喜欢。在一场暴风雨中,Sam会站在Bobby家的门廊前,因那些电闪雷鸣着迷。他告诉过Dean他很喜欢它们,因为这是让他能感到真实的东西。Sam喜欢这样的雨,就像他们正行驶在公路上时会下的雨,直到你已经看不清窗外的样子,直到所有车子都开始慢行,最终停下,因为没有人能透过这样的倾盆大雨看到彼此的车灯。他喜欢拍打在英帕拉的车顶的雨点,还有大片积水流淌在轮胎下的声音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我们得给一个已逝天使的亡魂驱魔,”Dean说,“你有计划吗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Castiel望向他,“还没有。我还在想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但Dean无法回望他。他想要再一次,他手掌下能感到的Castiel是温暖和温柔的。彼时几乎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平静。他想要闭上眼睛,假装一切就如往常。他想要重新躺在枕头之间,感到Castiel静静地在他的身边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明天再告诉我吧。”Dean说。





 


       早晨,Castiel带他去往那座山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路边依旧有随风散落的隔离带,但警车和原本的人群都已不在了。Dean看过隔离带,望向那一片焦黑的树干向山顶延伸,直到远方边缘。尽管天空仍在下着小雨,让他每几分钟就要抹一把脸,但那里还是有黑色的烟正向天空升腾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这是场野火。”Castiel说道,“从那个天使死的那晚这场火便开始了。他们说闪电出现的时候,他正在山上。”




       “是谁说的?”Dean问道,Castiel瞥向他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目击者们,”他说道,“他们无法扑灭这场火,他们试了几个月了,Dean。但它也没有蔓延出去,它就在那里。就那么一片一直在着火的森林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我们该怎么阻止它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Castiel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。“我觉得我们阻止不了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Dean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燃烧的山体。隔这么远,你都能看到那熊熊的火焰,看到那些烧焦殆尽的树木。“那我们在这里干什么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天使本不该坠落在人间的。”Castiel说道,“天使本不该这样生活的,我都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这样生活。他们本不该坠落的。他们不该在这儿的。这里不是他们应该来的地方,Dean。而因为我,这么多天使都坠落了,这么多都在承受着痛苦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Cas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都还能听到他的喊叫,他向上帝的祈祷。他想要死去。” Castiel说着。“我的兄弟想要死去,所以他来到了这座山,来祈求被赐予死亡。他的哀恸在这里留下了伤痕,这是靠人类之力无法抹去的。我们能做的只有见证它的发生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那昨晚的那个受害者呢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他们听到了声音,”Castiel说着,“他们能感受到那种痛苦,而他们会想越发靠近,就像飞蛾扑火一样。因为这是他们唯一一次能够离上帝最近的机会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Dean不断地想着他也许该说些什么,做些什么。他触摸过Castiel的身躯,他的双手由上而下地抚摸过Castiel的胸膛,他吻过Castiel喉下柔软的皮肤,于是你便会觉得,现在的他能够伸出手,把手放在Castiel的肩上了。你会觉得他能够给予他某种碰触,某种慰藉。但Dean不断地想着,他是不会要的。他会把我的手推开。他要的不是我。于是他把手牢牢地插在口袋里,陪同Castiel一齐站在那儿,仰望着那座山,任细小的雨点落在他脸上,挂在睫毛前。远远地传来了雷声,但Dean忽视了它。他觉得它早晚会在下一场暴雨来临前平息的。


 


-


 


       今晚Castiel没怎么说话。他很安静——当Dean解开他的扣子时,当Dean把衣服脱下他的肩膀时;当Dean将嘴唇沿着他的脖颈一点点往下吻他时,他仍是闭上了眼睛,微微地仰起头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不应该是这样的,Dean想着。我们应该是在一起靠向床板撞向墙,隔壁的人应该开始抱怨起来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Dean正想着所有那些他想告诉Castiel的事情,一直都想对他说的话。他想告诉他,他的手很美;他想告诉他Dean非常喜欢他的笑容。但他没有言语,他吻着Castiel的锁骨,肩膀,然后Castiel握起他的手,将它们推开了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“这不管用。”他说着,而Dean便知道这就是真正的结束了,“这已经很久都不管用了。我们不能这么做,Dean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阵轰鸣,就仿佛拿了一个海螺抵在你的耳朵上,就仿佛当你一头栽进泳池时,那一阵阵水声顷刻涌入了你的头颅。“所以我们真的结束了?”Dean问着,他的声音大得盖过了那剧烈的轰鸣,“你是真的要离开我了?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Castiel将手放进口袋的深处。当他拿出手时,他握着他的钥匙。他说道,“Dean,我们从未在一起过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 他的手在发痛,像是又会有暴雨来临前那般。他的膝盖在刺痛,他的小腿很疼,他的眼睛满载酸意,他记得这像是那种很多年前,濒临流泪时的感觉。但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哭过了,他都不觉得他还能哭,他都不记得怎么哭。他似乎不具备那种人人都有的能力来让自己释放恐惧与悲伤。他只知道他错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很关键的东西,而你不该承受那种没有了它的生活。





柴郡猫:

有什么办法,就是这么爱我的小破穷剧组┑( ̄Д  ̄)┍

顺便:米沙被夹在中间显得好娇小